2019春季珠宝拍卖:那些有历史意义的珠宝

作者:佚名来源:GIA2019.09.01

虽然各大拍卖行仍以罕见的宝石拍卖品见诸报端,但有关近期拍卖会的新闻主要关注的是宝石的历史渊源而非创纪录的高价。在今年的拍卖会上,拍卖品和超大钻石数量均有所减少,价格较几年前的创纪录高价也有所回落。但拍卖公司高管立即指出,市场对优质宝石和珠宝的需求依然强劲,特别是有历史意义的珠宝。

2019春季珠宝拍卖:那些有历史意义的珠宝1.png

这条镶嵌着祖母绿和钻石的装饰艺术 (Art Deco) 风格项链制作于 1935 年左右,据说是梵克雅宝为美国名媛收藏家 Hélène Beaumont(爱莲・博蒙)量身定制的。

佳士得珠宝主管 Rahul Kadakia(拉胡尔·卡达基亚)说:“我们 4 月份在纽约的拍卖会就反映了现今的市场。” 4 月 16 日的拍卖会上,没有任何超过 5 克拉的顶级彩色钻石或超过 25 克拉的 D 级无瑕钻石,近几年的情况都是如此。此外,来自遗产而非经销商的珠宝占到很高比例。

他承认,在本次拍卖会上,几颗 15 克拉以上的钻石,虽然每克拉价格超过了 10 万美元,但还是低于 2015 年的峰值,那时为每克拉 15 万美元至 18 万美元。

他解释道:“那时是市场巅峰。但从更长时间范围来看,珠宝价格还是大幅上涨了。”

5 月 14 日,在苏富比的日内瓦拍卖会上,一颗 D 级无瑕大钻石(36.57 克拉)石售价约为 500 万美元(每克拉 136,000 美元),但拍卖会上成交的大都是特定时期的珠宝,例如 Beaumont necklace(博蒙项链)。这是一条镶嵌着祖母绿和钻石的装饰艺术 (Art Deco) 风格项链,制作于 1935 年左右,据说是梵克雅宝为美国名媛收藏家 Hélène Beaumont(爱莲・博蒙)量身定制的。其以 360 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比预估价格高出约 20%。

根据市场需求策划拍卖品

当主要宝石的市场需求走弱时,拍卖行必须更加谨慎地策划拍卖品——选择更小的优质宝石、更经典的具有特定时期“标记”的珠宝,同时加强对遗产宝石的关注。Kadakia(卡达基亚)表示,价格通常没有经销商说的那么高昂。

在拍卖会上出售产品的经销商表示,他们需要设定高价才能收回在拍卖会上缴纳的 12% 至 15% 的费用。(注:拍卖会也向买家收取相同的费用。因此,如果宝石的成交价格为 100,000 美元,买方可能需要支付 115,000 美元,卖方则只能得到约 85,000 美元。)

在过去两年中,苏富比和佳士得的主要珠宝拍卖品减少了 25% 至 35%,尽管这两家拍卖行几乎从不拥有所售珠宝,但他们还是竭尽全力避免“买入”没人竞拍的拍卖品。

一家大型彩色钻石经销商解释道:“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拍卖会的宣传将对他们不利。如果珠宝卖不出去,大家会立刻知道,并开始担心市场。”

2019春季珠宝拍卖:那些有历史意义的珠宝2.png

Jonker V 是一颗经 GIA 评级的 25.27 克拉 D 级 VS1 钻石,1934 年从著名的 Jonker 钻石上切割制成,Jonker 钻石是在南非发现的

Kadakia(卡达基亚)表示,主要有色宝石的价格似乎受市场疲软的影响较小;最畅销的拍卖品通常是彩色钻石。5 月 15 日,在佳士得的日内瓦拍卖会上,拍出最高价的是一颗 22.86 克拉的垫型缅甸红宝石,成交价为 720 万美元,是拍卖前预估价格的两倍多;还有一条天然珍珠长项链(可以悬挂吊坠或流苏的长项链),成交价为 580 万美元。

5 月 15 日的拍卖会还有两颗重量级钻石:

  • 一颗经 GIA 评级的 118 克拉彩色黄钻,由总部位于纽约的主要宝石经销商 Siba Corp 以 710 万美元(是预估价格的两倍)买入,以纪念其创始人 Sam Abram(山姆·亚伯兰),他在拍卖会前不久离世。

  • Jonker V,一颗经 GIA 评级的 25.27 克拉 D 级 VS1 钻石,1934 年从著名的 Jonker 钻石原石上切割制成,Jonker 钻石原石是在南非发现的,重达 726 克拉,当时估价 300 万美元。

独一无二的珠宝和价格

但是,即使价格普遍走软,真正独一无二的珠宝也总可以拍出最高价,因为买家心里清楚,这样的机会绝无仅有。

“维特尔斯巴赫蓝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Kadakia(卡达基亚)说道,“2009 年金融市场崩盘时,我们还是以创纪录的高价 2340 万美元将其卖出。”

2019春季珠宝拍卖:那些有历史意义的珠宝3.png

凯瑟琳大帝的祖母绿 250 多年前开采于哥伦比亚,近日以 430 万美元的价格成交,超出其最高估价近 100 万美元。这颗祖母绿最初为俄国女皇凯瑟琳大帝在 1790 年前后所得,当时重107 克拉,采用正方形切工,后来在俄国皇室代代相传,直到 1920 年。1954 年,这颗祖母绿被重新切磨,去除了其中的内含物。

5 月 15 日佳士得的拍卖会中,最受关注的拍卖品无疑是独一无二的:俄国弗拉基米尔大公夫人的皇室祖母绿,原本属于女皇凯瑟琳大帝。

这颗祖母绿历史悠久,最初由凯瑟琳大帝在 18 世纪末所得,当时重 107.67 克拉,采用正方形切工。女皇驾崩后,这颗祖母绿一直在俄国皇室代代相传,直到 1927 年,Cartier (卡地亚)将其买下。为去除其大部分裂痕和内含物,Cartier(卡地亚)将它切割成了 75.63 克拉的梨形,然后在 1954 年卖给了 John D. Rockefeller Jr(小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

Kadakia(卡达基亚)表示,由于其来源特殊,因此很难估价。

“我们按照惯例咨询了一些同行,他们建议,将钻石估价列入拍卖目录时不必考虑其历史价值。”

佳士得专家在拍卖目录中列出的预估价格为 230 万至 350 万美元。

“如果按这个价格拍出,那可以说,我们只是获得了祖母绿本身的价值。如果高于这个价格,高出的部分则是历史赋予的附加价值。” Kakadia(卡卡迪亚)指出。

竞拍结束后,一位匿名私人买家以 430 万美元买下了这颗祖母绿,为其历史价值增加约 100 万美元。

2019春季珠宝拍卖:那些有历史意义的珠宝4.png

1661 年,Mazarin(马扎然)枢机主教将 19 克拉的淡彩粉红色钻石 Le Grand Mazarin 进献给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尔后这颗钻石在数代法国君主手中传承,后来落入拿破仑·波拿巴皇帝手中。

两年前,佳士得拍卖了一颗 19 克拉的彩淡粉钻 Le Grand Mazarin,拍卖前预估价格为 400 万美元,成交价格高出了 100 万美元。这颗钻石拥有深厚的历史背景:1661 年,Mazarin(马扎然)枢机主教将其进献给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尔后在数代法国君主手中传承,后来落入拿破仑·波拿巴皇帝手中。

用 Kakadia(卡卡迪亚)当时的话说,“这是私人手中最负盛名、最有历史渊源的钻石。”这颗钻石于 1887 年在法国皇冠珠宝拍卖会上卖出,然后通过私人收藏网络几经转售,直到 2017 年 11 月的这次拍卖会才再次露面。

他说:“最终这颗钻石以近 1500 万美元成交——由于具有独特的历史价值,溢价达 1,100 万美元。”

图文来源于GIA


MEMORA/诗普琳  让美好时光永存

『MEMORA/诗普琳』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