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

作者:佚名来源:GIC2019.07.31

陶瓷将中国书法、绘画等精华集于一身,在千余年间伴随着中国历史的发展和艺术文化的演进。在明末成书的《天工开物》中,有这样一句话反复被人引用:“共计一坯之力,过手七十二方克成器。”大意是一件瓷器的制作,从头到尾要经过七十二人之手。可见瓷器之精贵。但当其被摔碎成瓷片之后,破碎分离的它是否就不具有艺术文化价值了呢?那么就来阅读系今天的内容,为何市面上有如此之多的破碎瓷片?瓷片首饰制作的原料来源是什么?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1.jpg

瓷片来源

1)虽然中国五大名窑的制作水平很高,但也会产出次品,因而有大量刚刚“出炉”的瓷器需砸碎销毁。有时虽然没有质量问题,但如若产量超过了宫廷的预订量,多出来的也要砸掉,防止流入民间。

现如今景德镇周围的村庄也随处可见这些瓷片,极具历史研究价值。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2.jpg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3.jpg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4.jpg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5.jpg

锔瓷作品

(锔瓷”,就是把打碎的瓷器,用像订书钉一样的金属“锔子”,再修复起来的技术)

2)相信很多人家里或多或少都有祖上传下来抑或是陪伴父辈有数十年历史的瓷器吧。这些瓷器在中国家庭里并不少见。可能是一个瓷碗、一个瓷杯、一个瓷瓶或者是一个小勺子。当这些伴随你长大的瓷器被不经意摔碎时,相信你是不会轻易将它丢弃的——这催使了锔瓷和瓷片首饰的产生。

常见的瓷片首饰就有以上两种来源。

常见的瓷片首饰

近几年,市面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瓷片首饰。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6.jpg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7.jpg

有的精巧的提取瓷片花纹作为首饰亮点。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8.jpg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9.jpg

有的凭借瓷器温润独特的颜色质感而自成一派。

但这些设计都仅仅依附于瓷器独有的特点和韵味,在整个珠宝市场上来说,以瓷片作为首饰主体的吸引力远远不足于耐用时尚的k金、铂金、甚至木料。并不是说传统瓷片首饰因此而局限,只是如若我们想传承、想让更多的人get到它的美,还需在其原有质地纹样的基础上增加设计者的思想。使历史不仅仅是历史。

作品一览

《碎器之宫:老瓷片与当代首饰项目》艺术展集结了来自十三个国家、四十余位优秀首饰艺术家作品的“碎器之宫”。这个将传统瓷器与现代设计相结合的展览,吸引了大家的注目——人们说,这是破碎灵魂的重生;是亚洲文化和当代审美的串联。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11.jpg

《装饰形态》胸针

Bruce Metcalf首先用彩色铅笔在塑料薄片上绘制来源于日本的传统纹样“Kumiko”,再将碎瓷片以一种自由随意的姿态镶嵌在背景上,浮于背景之上却又和背景的纹样相得益彰。这是中国纹样中国工艺与日本纹样的结合,两者的融合由此具有了一种历史的维度。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13.jpg

《框架》胸针

热衷于中国文化的丹麦国宝级首饰艺术家(Kim Buck)也参与了此次首饰艺术展。毕业于丹麦大学珠宝与银器专业的他习惯自称为“金匠”。虽然他在称号上执意回归传统,但是他的作品却足够现代——相比于传统金匠,多了几分现代艺术家艺术观念的探索。

他用铂金和黄金缔造了两个集合框架,分别将青花瓷片和黄地绿云纹瓷片悬空固定于其中,整个设计洋溢着北欧造型艺术风格。

这种将传统中国瓷片置于现代金属框架之中的设计,这是一种禁锢还是一种融合?相信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见解。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14.jpg

《蓝龙——影》

旅德日本艺术家玛里石川(Mari Ishikawa)将丝绸以一种大众意想不到的形态和质感呈现在《蓝龙——影》这一作品中。他将三种典型的东方材质(瓷片、丝绸、银)运用在设计中,蓝色纹样在蓝色丝绸的包裹下有了呼应,像极了龙和中国山水间不可割舍的联系——瓷片一如青山,链条一如游龙,“山不在高有龙则灵”的寓意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15.jpg

《拾珠——飘然而至)胸针

中国艺术家屈梦楠对这些客观存在的历史碎片展开了主观的思考。她尝试从碎片化的瓷片纹样——垂脊和屋面中找到其与现实的联系。综合运用24K黄金, 18K金, 14K黄金, 999银, 925银,  铜, 珐琅, Keraflex白瓷, Nova Scotia陶土, 钢等繁复的现代材料,借现代设计师之手为破碎的古瓷片还原一个古代庭院的故事,使其生命得以延续。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16.jpg

《保存记忆系列》

以色列玻璃艺术家尼瑞特·德克尔 (Nirit Dekel) 选择了保留每个碎片的自主性,吹出两个透明玻璃外罩包裹将其包裹。两种材料乍一听毫不沾边,却又在《保存记忆系列》之中显得无比和谐。易碎玻璃保存了千年记忆,千年记忆赋予玻璃以历史人文价值。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18.jpg

《戏·寻龙》

曾四次获得英国最高珠宝工艺及设计奖“金匠”奖,现任同济大学浙江学院珠宝设计专业主任的柴吉昌(Frank Chai)说过“西方影响我的就是价值认同上的差异,设计其实是原发性的,我只是一个具备技能和思想的‘管道’,所有创作会关乎我生活的一切,中国的感觉会从骨子里带出来。”

他将骨子里的中国认同感融入设计,西方设计思维和中国文化认同成就了《戏·寻龙》这一首饰作品。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19.jpg

《制陶工的游泳池派对》胸针

荷兰首饰艺术家Peter Hoogeboom将这些碎瓷片进行扫描之后,用Ai软件对它们进行调整处理。3D打印出的不规则圆形瓷片的颜色都从碎瓷片中提取而来,所以碎瓷片和周围的圆圈元素在材料和颜色上都会有一种关联性。

他说:“在这件瓷片首饰的创作中,碎瓷片不规则的碎裂线条和圆形瓷片的完满外形的对比十分强烈,这种对比很有当代感,同时它又保持了材料本身的质感和颜色的原真性。此外,我还考虑在每件作品中加入一些金色光泽的小圆片,它们就像夜空中闪烁的星星或者海洋中的水泡,使作品具有了一种诗意”。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20.jpg

《无题》项链

Vered Kaminski认为,人类总是力图把正方形和圆形结合起来。而在中国,这种情况尤为多见。天圆地方是中国古代阴阳学说一种体现。中国传统的建筑,更是讲究天圆地方。明清时期在北京修建的天坛和地坛、普通百姓方形小院中的圆形水池、两院之间修的圆形的月亮门,都是天圆地方学说的体现。而北方的“四合院”民宅更是天圆地方学说的典型代表。

在Vered Kaminski的瓷片首饰《无题》中,方和圆、瓷和银完美的结合,在符合当下审美的同时也洋溢着一个西方人对于中国文化的玄思。

可以说,这场瓷片首饰艺术作品展,是一次东方美学与西方美学的握手言欢、一次古典艺术与当代艺术的激情碰撞,也是一场让人难忘的古今文化穿越。

碎器重生:当代瓷片首饰21.gif

图文来源于GIC微信公众号


MEMORA/诗普琳  让美好时光永存

『MEMORA/诗普琳』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