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

作者:佚名来源:GIC2019.03.10

在斯里兰卡,帕帕拉恰因为有着稀有的粉橙莲花色彩而被奉为比国石还要珍贵的宝石,在当地还享有“帝王蓝宝石”的美誉,其产量仅为红宝石的1%-1.5%,有人甚至称她为“五万分之一的奇迹”。18年帕帕拉恰在尤金妮公主的婚礼上也算是尽显风采:七年爱情长跑,帕帕拉恰为证。现在,这个对颜色极其“挑剔”的小公主又有“不满意”了……

艰难的颜色定义之路

帕帕拉恰以其色彩瑰丽而出名,粉色与橙色的绝妙组合,更是让她拥有“夕阳下的红莲”的美称。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1.gif

一般来说,橙、粉色占宝石的+/-30%的蓝宝石才会被称为帕帕拉恰。最理想的帕帕拉恰的颜色是50%粉色加上50%橙色,也有说55%粉色加上45%橙色,通常偏粉的“粉橙色”价格稍高于偏橙的“橙粉色”。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2.jpg

帕帕拉恰颜色范围,是不是难以明确区分?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3.jpg

+/-30%的橙粉色

但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色彩,让帕帕拉恰的颜色定义之路显得有些曲折:

>>>1984年

“宝石散发着像太阳般的光芒,光滑、柔软、似火,似融化的黄金,且坚硬耐久者称之为帕帕拉恰。”

——萨尔玛

引用自Thakkura Pheru’s Rayanaparikkh

(中世纪古印度的一本宝石书)

>>>1985年

“显而易见,帕帕拉恰一词最初适用于在斯里兰卡发现的某种颜色的高档蓝宝石。如果这个词在今天要有价值的话,那它就仅限于那些在历史上被认可为帕帕拉恰的颜色,并且在斯里兰卡被视作典型颜色。GIA的意见是这种颜色应当被限制在轻到中等的粉橙色到橙粉色。而那些来自东非的不是很漂亮的深棕色的橙色,甚至是中等棕色调的橙色刚玉,则不符合这个定义。同样,深橙红色刚玉也不是帕帕拉恰。”

 ——罗伯特·卡洛琳希尔德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4.jpg

罗伯特·卡洛琳希尔德所认为的典型颜色

>>>1995年

“帕德玛(帕帕拉恰又叫帕德玛刚玉)一词是斯里兰卡语,用于描述具有独特颜色的刚玉,这个词是根据莲花而命名的,因为它的颜色有时候会和莲花的颜色非常相近,这种颜色的组合产生了稀有而美得像热带天空下的落日颜色。帕德玛的颜色显然应当是一种黄色、粉色和红色的组合,带有一点温和而显眼的橙色。”

——古纳拉特纳、与迪萨纳亚克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5.jpg

5.53 Ct帕帕拉恰戒指

2015年9月24日 苏富比纽约拍卖会

成交价:31,250$

克拉单价:5,651$

>>>2013年

LMHC(实验室指南协调委员会)关于帕帕拉恰的核心定义如下:

不论产地,帕帕拉恰蓝宝石是指粉橙色到橙粉色的微妙混合,在标准日光下观察时有着柔和的色调,低到中等的饱和度。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6.jpg

这里小编多说几句,2013年的这次定义可以算是帕帕拉恰的一个转折点了。

因为一直以来,西方学者对帕帕拉恰的定义非常严格。帕帕拉恰最初在斯里兰卡被发现,所以刚开始只有斯里兰卡的粉橙蓝宝石才叫帕帕拉恰。后来,在马达加斯加、坦桑尼亚和越南等地也有这种颜色的蓝宝石产出,使得帕帕拉恰逐渐失去产地意义。现在具有高品质、高亮度与高饱和度的天然粉橙色蓝宝石都叫做帕帕拉恰,但是血统最纯正的还是斯里兰卡的。

>>>2018年

SSEF(瑞士宝石学院)发现部分帕帕拉恰存在颜色稳定性问题,所以,2018年10月,由Gübelin古柏林实验室牵头在瑞士举办的一场会议上,全球极其权威的几大宝石研究/检测实验室达成共识:帕帕拉恰蓝宝石的定名前提是该宝石颜色稳定,如果在进行色彩稳定性测试时被查出颜色不稳定或变成粉色,那就只能被叫做粉橙色蓝宝石,不配有帕帕拉恰的姓名。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7.jpg

帕帕拉恰的颜色定义之路兴许有些坎坷,但每一次的修改,都能让这个宝石变得更加“成熟”,让她走入更多人的视野之中。

独特的帕帕拉恰也被仿?

帕帕拉恰颜色的独特性使得她不是很容易被仿造。然而,在2018年10月,Lotus Gemology曼谷实验室收到的一颗委托其检测的重14ct的大克拉帕帕拉恰。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8.jpg

在经过常规的宝石学测试,以及实验室的一系列化学分析后,研究员表明,这是一颗经过巧妙处理的焰熔法合成粉橙色蓝宝石,旨在模仿天然的帕帕拉恰。这种帕帕拉恰是以Al2O3为原料,再附上有型的焰熔法合成晶棒而合成的。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9.jpg

对于仿造的帕帕拉恰,一般有三种方法可以区别:

1、人工合成的帕帕拉恰一般比较干净,但如果用显微镜观察,还是可以在内部观察到弧形生长纹、气泡或者残余的未熔原料粉末。

2、在紫外荧光下,天然的帕帕拉恰与人工的有明显区别

3、对于铍扩散处理的帕帕拉恰,可以观察其颜色。通常,天然帕帕拉恰颜色分布不太均匀,粉色和橙色之间的过渡区域还可能呈粉白色,而铍扩散处理的帕帕拉恰Be元素富集,颜色分布均匀且色泽鲜艳。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10.jpg

天然帕帕拉恰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11.jpg

人工合成帕帕拉恰

这样的粉橙色蓝宝石不算帕帕拉恰

那么,是否只要带有粉橙色的蓝宝石都是帕帕拉恰呢?2013年LMHC宣布帕帕拉恰的核心定义时,也对此情况进行了说明:

* 宝石有除粉色或橙色外的任何颜色

* 宝石用肉眼观察时主要颜色分布不均匀,表值超过了+/-30%

* 黄色或者橙色的后来物质填充在裂隙中,影响了宝石的整体颜色

* 宝石被辐照过,铍扩散,热处理

* 宝石被染色、涂层、涂覆、涂漆甚至破裂

2019帕帕拉恰将会更红?

由于帕帕拉恰很受斯里兰卡的“重视”,所以当时每年从斯里兰卡出产的帕帕拉恰少之又少,所以我们也很少看见她。但是从前几年开始,帕帕拉恰慢慢活跃在一些高级珠宝作品中,人们对帕帕拉恰也越来越“面熟”。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12.jpg

CHAUMET

La Nature de Chaumet

自然妙境高级珠宝系列

麦穗神韵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13.jpg

Chanel Cafe Society系列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14.jpg

Harry Winston Sunset系列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15.jpg

Chanel 香奈儿 Cafe Society系列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16.jpg

CHAUMET

La Nature de Chaumet

自然妙境高级珠宝系列

月桂叶颂歌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17.jpg

Tiffany & Co. 

英国皇室作为“潮流的风向标”,18年尤金妮公主大婚时帕帕拉恰的露面可以说是让她“一炮而红”。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18.jpg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19.jpg

2019年潘通发布了流行色“珊瑚橘” ,而帕帕拉恰作为“珊瑚橘”的代表宝石又将会掀起怎样的潮流呢?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帝王蓝宝石——粉橙色的帕帕拉恰20.gif


MEMORA / 诗普琳  让美好时光永存

MEMORA / 诗普琳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