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

作者:佚名来源:GIA2018.10.05

昆士兰蛋白石矿场简介

   如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是黑蛋白石产地一样,昆士兰的蛋白石矿场出产砾岩蛋白石日益被业内人士及消费者所熟知。 除了拥有优质的游彩,砾岩蛋白石还有其他魅力;收藏家和消费者非常欣赏它极具异国情调的图案、抽象的意象,以及与其母岩之间独特的结构关系。本文通过GIA带你走进澳大利亚的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去探究独特蛋白石(欧泊)风采。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1.jpg

这块砾岩蛋白石产自大名鼎鼎的矿区 Yowah(犹瓦)小镇。 和黑蛋白石不同,砾岩蛋白石同时含有蛋白石及其母岩。 砾岩蛋白石具有各种各样的形状和图案,这为宝石佩戴者和收藏家带来了更多乐趣,其另一个吸引这些人的特征是含有游彩。

早期的蛋白石行业

   畅销的珍贵蛋白石最初在1870年左右开采于Listowel Downs Station(利斯托韦尔唐斯车站)附近。来自Toowoomba(图文巴)的珠宝商 Herbert Bond(赫伯特·邦德)在昆士兰蛋白石行业的发展初期发挥了重要作用。到了1875年,一系列矿床在昆士兰西南部Kyabra Hills(基亚布拉山)的发现引起了Bond(邦德)先生的注意。从这里的矿场采收了大量蛋白石后,却没有市场销售这些宝石。于是,Bond(邦德)先生在1879年组织一些矿主成立了一个蛋白石委员会,之后将这些宝石运往伦敦销售。

   在伦敦,他集资了2500英镑创办了一家公司。虽然在首次尝试开拓蛋白石市场以失败告终,但他的努力引起了维多利亚女王的注意。作为蛋白石的喜爱者,她特许Bond(邦德)先生可完全租用面积为40 英亩的著名的Aladdin(阿拉丁)矿场,当时在昆士兰那片地区唯一的矿场。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2.jpg

昆士兰州中部有十几个砾岩蛋白石矿场。 由于干旱或畅销矿石太少,一些矿场已不再被积极开采。

   在伦敦,蛋白石赢得宝石消费者的青睐又花了10年时间。直到19世纪90年代,在阿德莱德宝石经销商Tullie Wollaston(图利·沃拉斯顿)的不断努力下,蛋白石变得非常受欢迎,以致钻石销量下降。蛋白石的大受欢迎最终激怒了其竞争对手,于是他们发表文章称蛋白石会带来霉运,这些负面报道使蛋白石失去了其伦敦市场。这次臭名昭著的市场操纵结果如今仍然影响着英格兰的蛋白石市场。

砾岩蛋白石矿场

   昆士兰州中部有十几个蛋白石矿场。昆士兰州广泛覆盖着上白垩纪形成的含蛋白石的沙漠砂岩,可能含有矿藏并可供开采的土地面积超过300,000平方公里。虽然昆士兰州也出产新生代多孔状玄武岩,但这些矿藏的商业价值无法与沉积岩中的砾岩蛋白石相提并论。虽然这些矿场有诸多相似之处,但同时也各具特色。

Koroit(科洛特)

   Koroit(科洛特)位于Cunnamulla(坎纳马拉)矿区,在Eulo(尤洛)东北偏北约77公里处。其沙漠砂岩地层在由北往南方向大约延伸了129公里,平均宽度为16公里。蛋白石在Koroit(科洛特)的最早发现时间为1897年,当时Tilbaroo Station的管理人员成立了一个理事会。这一发现在Koroit(科洛特)矿场引发了一场小型的蛋白石热。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3.jpg

由Mark Moore(马克·摩尔)在Koroit(科洛特)开采并磨光的一盒大型砾岩蛋白石。由于这些矿石看起来凹凸不平,矿工们称其为“泡泡”。由于蛋白石层很薄,矿工通常会保留一些成品的母岩,以保持成品稳固。

   Koroit(科洛特)矿场的最近一次开发是在20世纪70年代。如今,Yowah(犹瓦)是澳大利亚最好的蛋白石产区之一。作者走访了一家由Mark Moore(马克·摩尔)及其商业伙伴拥有并经营的矿场。Moore(摩尔)先生还是一名兼职砾岩蛋白石矿工,同时兼任冲浪教练。其采矿作业包括露天和地下开采,露天矿坑的剖面完美地展现了当地的地层情况。不同尺寸的铁矿石结核蕴含在软砂岩层中,需要将这些结核锯开或击碎才能露出蛋白石,蛋白石还被发现于接缝等线性结构中。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4.jpg

Koroit(科洛特)这一露天矿坑的作业深度大约为10米,长度大约为50米。只要能够找到足够的蛋白石以保证开采具有经济可行性,矿场经营者会继续扩大开采规模。可能含有珍贵蛋白石的铁矿石结核都分布在矿坑底部附近。

   地下开采作业的规模非常小。Moore(摩尔)先生使用的挖掘机类型和我们在 Lightning Ridge(闪电山脊)见到的一样。可在地下矿井中看到一条非常明显的断层线。 Moore(摩尔)先生会根据断层等结构来寻找蛋白石。 以下是他为 GIA 的参考藏品收集的几件砾岩蛋白石样品。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5.jpg

Mark(马克)指着他发现的含蛋白石的铁矿石岩层。地下矿井不像露天矿井那么大,地下的目标砂岩和地表的一样。

   产自Koroit(科洛特)的砾岩蛋白石有着令人惊艳的游彩。作者非常享受欣赏和记录这些蛋白石样品的过程,它们是 Mark(马克)多年来收集的样品中最令人惊叹的。除了采矿,Mark(马克)还会现场切割和磨光一些他所拥有的最好的蛋白石,一个蛋白石磨光车间就在他家旁边。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6.jpg

一块引人注目的宝石,这样的砾岩蛋白石可能最受消费者追捧,它既有绚丽夺目的游彩,又有非常迷人的图案,而且它的大小也非常适合打造成首饰。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7.jpg

铁矿石结核,这件作品完美展示了铁矿石结核及其内涵的蛋白石。由蛋白石和铁矿石形成的有趣图案让这件作品更加赏心悦目。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8.jpg

筒形蛋白石,砾岩蛋白石有着各种各样有趣的形状。这种筒装蛋白石被当地矿工称为“螫虾洞”。“螫虾”是一种在澳大利亚中部的池塘和湖泊中大量生长的小龙虾。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9.jpg

这块蛋白石的表面凹凸不平,使磨光面面临着巨大挑战。蛋白石矿工Mark Moore(马克·摩尔)负责在现场磨光所有的矿石。像这种磨光的宝石不太适合制成首饰,但对收藏家来说极具吸引力。

Yowah(犹瓦)

   Koroit(科洛特)西南方向约10公里处就是Yowah(犹瓦)小镇。Yowah(犹瓦)的第一个蛋白石采矿租约订立于1884年。到了1902年,Yowah(犹瓦)的人口数量已达到100人。Southern Cross Mine(南十字矿区)和Great Extend Mine(大扩展矿区)是Yowah(犹瓦)历史上最著名的两大矿区。如今,这个小镇还是以蛋白石为基础,当地的露天和地下采矿作业无处不在。蛋白石旅游业是该镇的主要产业。蛋白石之旅、蛋白石商店和蛋白石淘拣活动是一些最吸引眼球的游览项目。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10.jpg

Yowah(犹瓦)是澳大利亚最著名的砾岩蛋白石产地之一,许多企业都在这个小镇进行蛋白石开采作业。一些加工设施就坐落在露天矿场旁边,同时,这里每天都有许多游客来参观。生产过程中,外人不得靠近设备。

   在Yowah(犹瓦),蛋白石大都发现于硅质铁矿石结核中,但它也会以其他形式形成,附着于铁矿石或砂岩中。铁矿石结核发现于沙漠砂岩地层的粉红色柔软下层中,可在砂岩层中发现多个含结核的矿床。一些矿主使用探测杖来探索蛋白石矿床让作者感到大为惊讶。推土机被用来切开矿床和运送材料,不同大小的搅拌器被用来搅拌材料,将结核锯开或切开以露出里面的蛋白石。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11.jpg

Yowah(犹瓦)蛋白石矿场的一次大型露天矿坑开采作业,含蛋白石的铁矿石分布于矿坑中的多个岩层内。

   该矿场出产的最具特色的砾岩蛋白石被称为“犹瓦核桃石” (Yowah nuts)。核桃石是一种内核为蛋白石的铁矿石结核,它们最小和花生米差不多,最大有柠檬那么大,这种砾岩蛋白石的体积与光泽度都非常惊人。作者非常幸运能看到一块两天前刚从矿主的矿场中开采出来的巨型砾岩蛋白石,这块蛋白石有着非常鲜艳的蓝色游彩,当被问及将如何处理这块原石时,矿主说他希望将其捐赠给博物馆。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12.jpg

核桃石是此地区开采的砾岩蛋白石中最受欢迎的一种,“核桃石”通常都有内核,既铁矿包围着的珍贵蛋白石。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13.jpg

巨大的砾岩蛋白石,这块巨大的砾岩蛋白石是作者到访前不久于Yowah(犹瓦)矿场发现的,其所有者曾计划将它捐赠给博物馆。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14.jpg

除了著名的尤瓦核桃石,Yowah(犹瓦)出产的砾岩蛋白石也和产自昆士兰州其他矿床的蛋白石在外观上及其相似。这块材料显示出与砾岩蛋白石极为相似的结构,其表面分布着珍贵的蛋白石。

Quilpie(奎尔派)

   Quilpie(奎尔派)是另一个以砾岩蛋白石开采和交易著称的小镇。该地区首次发现蛋白石是在1885年,发现地点是目前小镇所在地以北的Bull Creek(牛溪)。采矿部门在镇中心设有一个办事处,游客可在那里获取淘拣蛋白石的许可。蛋白石珠宝商Mark Anthony Hodges(马克·安东尼·霍奇斯)在其位于主街道的蛋白石商店接待了我们。他向我们展示了令人惊叹的砾岩蛋白石首饰,其镶嵌的蛋白石都是在Quilpie(奎尔派)开采并在当地加工完成的,他的后院有大量砾岩蛋白石原石正等待处理。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15.jpg

位于昆士兰中部的Quilpie(奎尔派)小镇并不大,但它长期以来都是进行砾岩蛋白石开采和交易的重要地区。小镇里一些历史悠久的建筑物非常吸引人,并仍然为当地人和游客提供着服务。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16.jpg

产自Quilpie(奎尔派)并含有蛋白石的铁矿石结核的外部和内部,该产地的砾岩蛋白石通常是在铁矿石结核的中心找到的。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17.jpg

在Quilpie(奎尔派)的Sunrise Opal 商店后院中,一大堆铁矿石结核正等待加工。这些铁矿石结核都开采于Quilpie(奎尔派)镇的北面。

   离开Quilpie(奎尔派),我们朝北行进,前往约65公里外的Alaric(阿拉里克)。Eric Stelzer(埃里克·施特尔策)及其家人在那里拥有并经营着一家大型的蛋白石露天矿场,该露天矿场的剖面完美地展现了当地的地层情况。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18.jpg

这个位于Alaric(阿拉里克)的矿场由Stelzer(施特尔策)家族所有并经营。该个矿场位于Quilpie(奎尔派)北部,只是此地区的几个矿场之一。砾岩蛋白石是从砂岩山脊中开采出来的。虽说这样的开采作业基本上只需要一个人操作,但这个矿场的规模非常大。

   沙漠砂岩地层从底到顶分为两层。含有蛋白石的砂岩和黏土比较柔软,其上层是非常坚硬的红色硅质岩,厚度为4.5到15米,坚硬的岩层就像盖子一样保护着下面的岩石。由于经常受到风化和侵蚀,大量的沙漠砂岩地层已被分解。现在在矿场中所见的剩余部分拥有各种不同形态,如低山脉、高原,以及不时出现的孤立平顶山丘。上述内容表明,当地的地形和北美著名的盆岭地区非常相似。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19.jpg

Stelzer(施特尔策)家族矿场实现了完全的机械化作业。含有蛋白石的砂岩大致可分为两个地质单元,上层非常坚硬,难以移除,下层则柔软很多。含蛋白石的铁矿石结核主要发现于下层单元。

   蛋白石开采于直径大小为几厘米到几米的硅质铁矿石结核中,或作为矿层或植物(比如树)化石的替代物出现。大部分材料由Stelzer(施特尔策)家族现场进行处理和磨光。Stelzer(施特尔策)先生表示,蛋白石主要开采于柔软的砂岩层,但他数年前的确在紧邻露天矿坑的崩积物矿床中开采过。由于蛋白石的硬度较低,次生矿床极为罕见。如果侵蚀发生得很快且是最近发生的,则可在其产地附近找到少量蛋白石。作者确实看到过人们在出现滑坡的平顶山斜坡处进行切割和开采。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20.jpg

这块铁矿石结核产自Quilpie(奎尔派)矿区,里面的蛋白石有着非常炫目的游彩。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21.jpg

砾岩蛋白石戒指,它看起来和黑蛋白石非常相似,但其表面波动闪烁的光与色及附带的铁矿石向专家透露了其本质。当砾岩蛋白石具有漂亮的游彩及很大的表面面积时,非常适合磨光并镶嵌在首饰中。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22.jpg

璀璨夺目的吊坠,虽然优质的砾岩蛋白石没有优质的黑蛋白石那样炙手可热,但它是珠宝设计师的常用材料。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23.jpg

砾岩蛋白石的矿工需要切开每块铁矿石结核,查看它是否含有蛋白石,这是一项非常耗费劳动力的工作。而且要找到美观、畅销的宝石几乎微乎其微。矿工正在展示发现在这块结核中的蛋白石。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24.jpg

从整体上来说Quilpie(奎尔派)和Alaric(阿拉里克)的砾岩比我们见到的其他产地的砾岩大。如果砾岩内所含的蛋白石太薄、呈现很多裂纹或分布过于零散,矿工们通常不会对其进行打磨。这一块是在Alaric(阿拉里克)发现的结核中的蛋白石。

砾岩蛋白石之美

   昆士兰蛋白石矿场出产的蛋白石种类繁多,美轮美奂。其中砂岩蛋白石的产量最大,且最具特色。其蛋白石部分在本质上和产自其他蛋白石矿场的蛋白石别无二致,其砾岩部分通常为铁矿石和/或砂岩。在很多情况下,珍贵的蛋白石遍布其母岩的裂缝或仅仅以薄薄一层附着在母岩表面;因此,要将其从母岩中分离开来是不实际的,或者甚至是不可能的。矿工们选择同时保留母岩和蛋白石,并将它们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磨光。

   这样,矿工就可以让成品保持坚固,同时展示其最出色的游彩和/或图案。一层薄薄的蛋白石可能不足为奇,但以其深色的母岩为背景,游彩被衬托得美轮美奂。母岩的形状和结构也为成品平添了几分乐趣。

   除了被镶嵌在首饰中,砾岩蛋白石极具创造性的展示方式多得超出您的想象。作者在Yowah(犹瓦)有幸见到了Eddie Maguire(埃迪·马奎尔),他不仅是一位砾岩蛋白石收藏家,还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

   Maguire(马奎尔)先生慷慨地展示了自己的蛋白石收藏品,并分享了自己有关蛋白石的知识与经验以及对蛋白石的理解。他的每一件藏品都使用不同的方式进行切片或磨光。作者之前从未见过这么精彩的砾岩蛋白石展示。Maguire(马奎尔)先生还为许多蛋白石制作了木雕支架,这让作者想到通常用于展示玉石雕刻品的类似支架。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25.jpg

这块砾岩蛋白石有着令人惊叹的图案,和大部分有着抽象图案的砾岩蛋白石不同,这块砾岩蛋白石看起来就像一幅画着日出和松树的画,色块及色块的各种组合让这块蛋白石变得十分罕见和独特。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26.jpg

为了衬托这枚砾岩蛋白石炫目的游彩,Eddie Maguire(埃迪·马奎尔)保留了铁矿石结核的一部分,并将其塑造成一个很有趣的形状。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27.jpg

树干上的蛋白石,这种砾岩蛋白石和树干的组合非常独特。

澳大利亚昆士兰砾岩蛋白石(欧泊)矿场28.jpg

砾岩中的蛋白石,这块经过打磨的石片展示了多块镶嵌在砾岩中的含蛋白石的铁矿石结核,在珍贵的蛋白石映衬下,砾岩和每块卵石的纹理清晰可辨。


MEMORA / 诗普琳  让美好时光永存

『MEMORA / 诗普琳』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