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宋时期的珠宝首饰—腰间饰品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7.09.17

注重纹饰的腰带

   宋朝崇尚金质的腰带,这一点与唐代有所不同。欧阳修《归田录》卷二:“初,太宗尝曰:‘玉不离石,犀不离角,可贵者金也。’乃创立金銙之制,以赐群臣。”

   宋代官员的腰间带饰,特别是金銙上十分注重装饰纹样。常见的有六种:毯路、御仙花、荔枝、师蛮、海捷、宝藏,其中御仙花的图案与荔枝图案相近。在出土物中常见有荔枝图案的腰带。如在美国波士顿美术馆就藏有鎏金铜荔枝带銙一枚,江苏吴县元吕师孟墓也出土有金荔枝纹带銙,宁夏银川西夏八号陵亦有金荔枝纹铊尾一枚。同时人物纹饰的带饰也很受重视,如“师蛮”带。在文官束身的衣带中,等级很多,其中以特别赐予的“紫云镂金带”最为贵重,上面刻有“醉拂林弄狮子”。据宋人笔记称,这种带饰为透空镂雕三层花纹,人和狮子均能活动。北宋时,曾赠送群臣三四条,后来又全都收回。这种在金带板上雕刻大
“醉拂林弄狮子”的内容,通称为“师蛮”。

   由于金带倍受推崇,玉带就相应减少,但等级仍然很高。在宋人和明人所绘的赵匡胤像中,其腰带都为玉装红束带,带上装饰着精美的玉饰。

   其次,宋代还特别重视犀角带,其中又以“通天犀”带为最上品。犀牛角本是黄褐色或黑褐色的,其中有一缕浅色斑纹贯通上下的叫“通犀”,又分“正透”、“倒透”等名目。用它制作的带具在唐代就已经很名贵,宋代的通犀则尤其注意这种浅斑所形成的自然花纹,如果这种花纹像是某一种图案,如当时著名的“翔龙”、“寿星扶仗”、“鹿衔花”等,这样的带銙则价值逾万,十分珍罕。当时的官僚阶层都刻意追求这种带銙,以示富贵。至于一般的犀角所作带板镶嵌等级在玉金银之下,而普通公吏所使用的“角带”,都由牛角做成。

男子玉佩饰,女子玉环绶

   宋代仍然佩玉。《东京梦华录》“驾诣郊坛行礼”条中有:“外内数十万众肃然,惟闻轻风环佩之声。”《梦梁录》中也有“玲珑环佩互官商”之句。从文字上看,当时的腰佩比较简单,并以环绶为主。宋代以后,很多人都对以前的大佩制度很感兴趣,并对其进行考证,如陈祥道的《礼书》、聂崇义的《三礼图》等。这些考证和整理,对于当时和以后的礼服制度的制定,都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这也使一些传统的佩玉习俗重新复苏。

   在妇女中很盛行使用腰带,时人美称为“香罗带”。它是以两种颜色的彩丝相交编结而成的合欢带,深受年轻妇女们的喜爱,往往将其佩于裙边作为装饰,象征男女恩爱、情意绵绵。而用窄窄的丝绦系结玉环的丝结带子,称玉环带或玉环绶。它是由秦汉时期的印绶演变而来的,其中一种是将丝绦佩于腰间,或反复做成连环结而下垂,或在丝带系上一只玉环类饰物。这种结绶有许多不同的式样,看起来美观大方,在山西太原市晋祠圣母殿的北宋彩塑中表现得十分具体。另一种玉环绶或玉佩可以是一副,即在使用时悬挂在腰的两侧,左右各一。《武林旧事》卷二“诣后殿西廊观看公主房奁”中就有“真珠玉佩一副”。

   妇女们使用这类玉环绶,除了有装饰作用外,还有一种压裙的功能。即用这种玉佩饰压住裙幅,在走路或活动时衣裙不至于随风飘舞而影响雅观,有规范妇女行动的寓意,故时人又名为“禁步”。这种结环加玉佩方式一直影响到明清时期。


MEMORA / 诗普琳  让美好时光永存

『MEMORA / 诗普琳』珠宝学院